2019年香港六合彩|六合彩今晚開什麽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藝術>惟莆有漈 于斯為盛——莆田山水縱橫談

    惟莆有漈 于斯為盛——莆田山水縱橫談

      □范育斌

      漈,我國東南沿海一帶的方言為瀑布之意。一談到瀑布,就會聯想起唐代詩人李白的《望廬山瀑布》:“日照香爐生紫煙,遙看瀑布掛前川,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的名句,該詩廣為人知,名揚天下。其實,莆田市地處閩中,背山面海,其西北部山脈屬戴云山支脈,最高山峰海拔1803米,自然風光氣勢磅礴,險峻秀麗,峰巒疊嶂,懸泉瀑布,多不勝數。面對名山勝水,當地的人們盡享四季之美。但是,我今天所說的惟莆有漈的“漈”,主要位于莆田萬山中的一東一西的山水,莆山之西為九鯉湖之九漈,莆山之東為夾漈之山水,如果說莆山之西的唯美的自然之漈引人入勝,那么莆山之東的人文之漈則閃現著耀眼的文明火花。

      莆田自然之漈雄奇瑰麗而不同凡響,尤為“九漈”飛瀑為最。福建莆田仙游縣九鯉湖之美與祈夢文化之盛,很久以前就已聞名遐邇。九鯉湖座落在仙游縣東北的萬山之巔,是一個天然的石湖。相傳漢武帝時,何氏九仙在此煉丹修道,騎鯉升天而得名。其湖碧波蕩漾,千巖競秀,巍娥雄壯,崖奇石怪,九仙之遺,名動天下,尤以飛瀑懸流著稱,兼具湖漈林石之勝,素有“九鯉飛瀑天下奇”的美譽,與武夷山、玉華洞并稱八閩“三絕”。以“問奇于名山大川”為志的中國明代偉大的旅行家、地理學家徐霞客聞其名,動其心,“余志在蜀之峨眉、粵之桂林……至越之五泄、閩之九漈。”[1]他指名道姓要游的“閩之九漈”就是仙游九鯉湖的九漈。明泰昌元年(1620年),距今399年,那時“正楓亭荔枝新熟時”[1]的季節,他慕名到此一游。

      “集奇撮勝,惟此為最”[1]的九漈飛瀑真的是醉倒了這位“游圣”。他逐漈探游,每游一漈景致各異,好像欣賞到一幅幅新的畫面,以致于他“數里之間,目不能移,足不能前者竟日。”[1]他為此目不暇接,流連忘返。他游盡九漈后,認為江西廬山三疊泉、浙江雁蕩山大龍湫的瀑布,只以一長擅勝,“未若此山微體皆具也”[1],況且鯉湖九漈“潭水深泓澄碧……瀑流交映,集奇撮勝,惟此為最”[1],變化多端,奇景薈萃,可以說是集天下瀑布之大成而獨具一格。

      九鯉湖仙山瓊閣般的美景讓這位“游圣”“得趣故在山水中”[1]。他看見萬山之中湖的四周山明水秀,林木青翠,湖水澄碧,青山倒影,為自然界的造化神功贊嘆不已。他在蓬萊石的溪澗中赤足戲水,在石盤湍急的淺灘上挽起衣服,遍涉沙洲小島,至晚盤坐祠前靜觀峰頂無邊風月,低頭俯視微波蕩漾的湖水,寂靜中水聲沨沨,還不時地聽到雷漈瀑布的聲響,此時此刻,神情俱佳。“是夜祈夢祠中”,霞客仿佛進入了洞天福地……

      徐霞客根據親身經歷用日記體裁撰寫的一部光輝著作——《徐霞客游記》,備受國內外廣大讀者的贊賞,稱該書為“千古奇書”、“古今一大奇著”。而其中第八篇《游九鯉湖日記》詳細記載了他的所見所聞。其文如數家珍,平中見奇,如詩如畫,對鯉湖勝景及九漈峭崖奇石、飛泉瀑布等的描寫,其刻畫之栩栩如生,比喻之生動精彩,敘述之跌宕起伏,文字之清新秀麗,成為后人膾炙人口的不朽華章,堪稱鯉湖之經典,旅家之灼見。

      莆田的自然之漈讓“游圣”為之贊嘆,然而,莆田的人文之漈更是聲名遠揚。

      莆田山峰以“漈”命名的山叫夾漈山。夾漈山處于涵江區新縣鎮西南部,海拔662米,因山兩漈夾流,故名夾漈山。其南面與越王山聳峙相望。我老家在越王山的北麓,開門即見夾漈山,其四時變化,云蒸霞蔚,春雨夏霧,秋石冬松,一目了然。最令我欣賞的是龍潭漈,豐雨季節,因雨水充沛,水流大增,那瀑布水便如玉龍天降,銀漢倒懸,奔騰而下,撞擊發出的轟轟聲響,又如雷鳴過頂,讓人聽之驚心動魄。枯水之時,瀑布成為涓涓細流,形如一線從崖頂垂落下來,濺激起的無數水花雨霧,則經山風吹拂,撩人心菲,沁人心脾。而龍潭之水,清澈透明,在陽光映照下,波動影移,惹人喜愛,夾漈山之秀美自然成為了老家方圓一帶最古老最迷人的風景。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夾漈山原本是一座寂寞的山峰,“養在深閨無人識”,直至有一位奇人投入了它的懷抱,這座山才聲名鵲起,而這個人的大名叫鄭樵。鄭樵(1104—1162),字漁仲,號夾漈,學者尊稱他為“”夾漈先生“先生”,世人俗稱“夾漈公”,宋代興化府興化縣夾漈山下溪西(今屬莆田涵江區廣山村)人,是我國著名的史學家、思想家、語言學家、文獻學家、博物學家。這位莆陽田家子弟雖出身于書香門第,算不上家學積厚,更談不上有什么政治地位,家計又相當困乏,自稱是“天地間一窮民”。但他從小“性資異人,能言便欲讀書”,少年時目睹家國的遭遇,心境悲涼,卻不失上進之心與求知欲望,且胸有理想,抱負遠大。他少時師事堂兄鄭厚,倆人志趣相同,共同學習,學業長進,莆田“二鄭”嶄露頭角。16歲那年,他父親病逝蘇州,他徒步扶柩而歸,便在家鄉的越王山南峰廬墓構書堂閉門苦讀,在此立下了要讀盡天下古今之書與通百家之學的志向。6年之后,立志向學的鄭樵,憎惡官場黑暗,不愿走科舉入仕之路,便轉移到夾漈山安營扎寨,建了三間草堂(屋),決意隱居山野讀書治學。“夾漈草堂”由此而來,夾漈山的迷人之處就藏在這座貌不驚人的草堂。

      名副其實的“夾漈草堂”別有洞天。鄭樵自己這樣描繪“夾漈草堂”:“斯堂本幽泉、怪石、長松、修竹、榛橡所叢會,與時風、夜月、輕煙、浮云、飛禽、走獸、樵薪所往來之地。溪西遺民,于其間為堂三間,復茅以居焉。”其周遭環境是:“堂后青松百尺長,堂前流水曰湯湯。西窗盡是農桑域,北牗無非花葛鄉。”還有草堂旁邊的流泉,他夜深人靜時的聽泉,居然聽出了韻味與境界。于是,特立獨行的鄭樵潛心在山中治學,“結茅夾漈山中,與田夫野老往來,與夜鶴曉猿雜處。不問飛潛動植,皆欲究其情性。”他向大自然學習,向農夫求教,注重理論與實踐相結合,豐富了他的自然科學知識,為他編撰百科全書式的史學巨著——《通志》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誠然,“夾漈先生”才是這座山的真正靈魂。時空的穿越,不過是俯仰之間,但鄭樵一生凝聚著超常意志的治學精神讓世人驚嘆。《宋史》載鄭樵“好著書,不為文章,自負不下劉向、楊雄。居夾漈山,謝絕人事。久之,乃游名山大川,搜奇訪古,遇藏書家,必借留讀盡乃去。”這段記載表明兩點:一為鄭樵“居夾漈山”,二為“謝絕人事”。他獨自孤懸山巔之草堂讀書著作,時間長達三十載之久,單就孤獨與寂寞就可讓許多人望而卻步,如果沒有堅定的信仰與獻身學術的精神肯定是無法堅持下去的。

      更讓我們震驚的是,“夾漈先生”讀書與著述的艱難處境超乎想象。鄭樵自已寫道:“……困窮之極,而寸陰未嘗虛度。風震雪夜,執筆不休,廚無煙火,而誦記不絕。”他常常食不裹腹,一生窮困潦倒,不僅要戰勝生活物質與著書資料的貧乏,還要忍受常人難以想象的精神創痛:“兄弟淪亡,子姓亦殤,惟余老身,形影相吊”。即使如此,讀書著述保存中國文化成為了他生命中的自覺。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他以義無反顧堅韌不拔的精神,獨力著述“匯天下之書為一書”的《通志》。他歷經苦難,終于獲得輝煌。遍尋中國歷史上以苦難創造輝煌的文人學士,或許唯鄭樵而已。

      山林三十年,著書千余卷。鄭樵立下通百家之學的誓言,并為此奮斗了一輩子,寫下了千余卷著作,體現了他在史學、文字學、文獻學、音韻學方面深厚的功底和卓越的史識,最終實現了自己的夙愿。其代表作200卷的《通志》,是鄭樵一生治學所得,是繼司馬遷《史記》之后又一部空前的紀傳體通史巨制,在史學領域占有重要的地位。《通志》一經問世,就受到了人們的重視和推崇,成為我國著名的歷史典籍。清朝《四庫全書總目》總裁紀昀在《續通志》中評價鄭樵:“自班固以后,斷代為史,而會通之義不著。宋臣鄭樵《通志》,乃始搜纂綴輯,上下數千載,綜其行事,燦爛成一家之言,厥功偉矣!”

      丹心系國運,妙筆續文脈。特別作為近現代國學對鄭樵比較全面的研究,使鄭樵終于閃現出自身的光輝。鄭樵以布衣之身為國家著述一部集史學大成的不朽的篇章——《通志》,我們不僅感受到了他對中國文化永不泯滅的拳拳之心,也感受到了他對中國文化無比堅定的自信,這對現在提倡的要有中國文化自信具有警醒與振奮作用。著名歷史學家顧頡剛曾首次提出鄭樵是一位富有科學精神的大學問家,高度評價鄭樵對中國史界的杰出貢獻。鄭樵文化自然成為了中華民族優秀的文化遺產中的一塊瑰寶,史苑中的一朵奇葩。更重要的是,鄭樵及其《通志》的影響所及已經超越國界,“鄭樵可以作為古代世界文化名人來看待”已成不爭的事實,鄭樵文化理所當然成為了人類文明的共同財富。

      “滄海橫流,方顯出英雄本色”。魯迅先生曾贊嘆:漁仲(鄭樵)、亭林(顧炎武)二公已無人企及。或許魯迅先生贊嘆的是鄭樵在學術方面的卓越貢獻,而他的事跡與精神,細細想來,溯尋中國文人學士成才的道路,鄭樵的一生在數千年中國文壇上是非常獨特的,無論從那個角度看都是“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巍峨的夾漈山透發出的不僅僅是一股濃濃的文氣,還有睥睨天下的凜然風骨,更有那鄭樵不朽的精神。大千世界,唯一能與蒼穹比闊的是精神。鄭樵精神貫古今,這也是古往今來許多人沿著當年鄭樵先生所走的崎嶇不平的山道,仰望那一座光風霽月的夾漈山時,無不表現出景仰與敬畏之心。

      “今朝畫里瞻遺像,便似親焚一瓣香。”這是清朝政治家、文學家及《四庫全書》總纂官紀昀驚詫于夾漈先生那無比頑強的靈魂,特作《題夾漈草堂》一詩,深深地表達了對鄭樵先生的崇敬心情。八百多年來,一座山,一幢草堂,一位先生,讓無數人領略到了其中的境界,并從中汲取走向詩與遠方的力量。從那以后,高高的夾漈山,讓百姓尊崇;幽靜的夾漈草堂,讓俊杰牽魂;仙風道骨的夾漈先生,讓世人景仰。

      誠然,縱觀莆山漈水,不管是自然之漈或是人文之漈都令人嘆為觀止。面對獨領風騷的莆山漈水,于是乎,恍如子在川上曰:惟莆有漈,于斯為盛!

      參考文獻:

      [1]徐霞客。徐霞客游記[M].北京:線裝書局,2015:37~41.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2019年香港六合彩 冠军pk10稳赚挂机 黑龙江时时网站 时时彩代理招商平台 51彩票快三登录 pk10免费永久计划网址 福彩3d六码等于三 欢乐二人雀神有挂吗 双色球翻倍怎么买 pk10包赢计划8197771 时时彩买几个数才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