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香港六合彩|六合彩今晚開什麽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藝術>朱老師印象

    朱老師印象

      □程玲

      第一次聽到朱老師的名字,是在陳娟英副館長的辦公室。那陣子,我們正在編撰一本關于閩臺民俗的科普圖書,所以經常去館長辦公室討論文稿。記得那天剛一碰頭,陳館長就興奮地告訴我們:“我給大家找來一位幫手。他叫朱合浦,是從莆田政協退休的一位文史工作者。他的文筆很好,還有豐富的編書經驗,咱們這本書就請他來做指導吧。”原來,陳館長和朱老師在一次評審會上相識,兩人一見如故。當陳館長聽說朱老師想做一名文化志愿者時,便立刻邀請他來廈門市博物館。因此,早在2011年,朱老師就已經成為廈門市博物館的文化志愿者了,至今八年有余。他不僅是我們館第一位長期服務的文化志愿者(此前的志愿者均為“短期工”),還是其中堅持時間最久、年紀最大(至今仍是)的一位。

      無論是陳館長,還是朱老師,都屬于“說干就干”的果斷派。碰頭會之后沒過幾天,陳館長就安排朱老師和我們幾個負責撰稿的青年人見面了。朱老師顯然是有備而來。在見面之前,他已經仔細閱讀了此書的文案和初稿,不僅如此,還寫了一篇長達14頁的讀后感-《<閩臺民俗文化>邊看邊議》(此書后來更名為《閩南民俗過臺灣》),文中既描述了他對此書的總體印象,從宏觀角度指出標題、結構、文字表達等方面的不足,又就細節方面提出了多達19條的修改意見,甚至還特地去搜集了不少有關閩臺民俗的文獻資料供我們參考。“認真嚴謹”,這是朱老師給我留下的第一印象。

      我當時心想,這位老師如此認真,要求肯定很高,我們的稿子恐怕不容易過關。果然,他當下就給了我一個“下馬威”。因為我負責撰寫的是全書第一章的《緒論》,所以首當其沖地被拎出來“點評”。他先說道:“我感覺這份初稿學術味道太濃而通俗性不足,跟本書‘科普性’的定位不甚相符,特別是《緒論》部分。這純粹是一篇學術論文,缺乏散文式的描述,且過于冗長。”繼而建議“進行重大改造”,要求采用夾敘夾議的表達方式,寫成一篇深入淺出、通俗易曉且較精煉的文章。我當時腦子里“嗡”的一聲,心說老天爺啊,這是要讓我重新寫呀!一時間有點難以接受。不過,盡管很沮喪,但我也不得不承認朱老師一針見血地指出了《緒論》存在的問題,他的意見有道理,很重要,所以我還是決定徹底推翻原稿。之后又花了一個月的時間重新梳理材料,去粗取精,嘗試著用簡潔生動的文字,敘述閩南人移民臺灣的簡史和閩南民俗的傳播史,最終寫成《話說唐山過臺灣》。

      稿子再次交到朱老師手中,我仍有些忐忑,不知道這回能否過關?很快就迎來了第二次會面,還是在陳館長辦公室。朱老師先將批改過的稿子遞還給我。我一眼就看到稿紙上密密麻麻的用紅色水筆勾畫圈點的批注,當時腦子里又是“嗡”的一聲,感到臉蛋開始發燙,有些無地自容。“改得面目全非!朱老師一定認為我寫得太差了!”可萬萬沒想到,朱老師竟高興地朝我豎起了大拇指,當著陳館長的面大力夸贊道:“寫得非常好!完全達到了我的要求。”他緊接著解釋道:“凡事都是相互的。要辦成這件事,單靠一方的努力遠遠不夠,比如我提出修改意見,你們接不接受是一碼事,如果不接受,這事兒就擱淺了;如果接受了,有沒有能力辦到又是一碼事兒。程玲能夠接受我的建議,改變行文風格,完成這篇簡明通俗的文章,說明她有這個能力。”之后還意猶未盡地連聲贊道:“很好,很好。”聽了這番話,我才放松下來,感到既害羞,又喜悅,被師長認可的滋味真是太美妙了!

      我后來自己琢磨,這篇稿子真的很好么?我看不見得,它無疑還有很大提升空間,那些紅彤彤的批注就反映了不少問題,比如有些表述不到位,有些語句不通順,其中關于媽祖信仰的介紹更是沒抓住重點,還麻煩朱老師替我重寫了一段。但是這些差錯,在朱老師眼中都是可以通過指點得到修正的小問題。他本人的文筆非常好,卻不因此而否定我的文章,反而能從中看到年輕人的潛質,并真心實意地給予認可和鼓勵,絲毫不吝惜夸贊,他真是一位人情練達的智者!

      朱老師已堅持做了八年多文化志愿者,為廈門市博物館作出很大貢獻。這些年,我和他接觸最多,合作最久,情誼最深。對我而言,他絕不僅僅是一名熱愛奉獻的志愿者,更是泰山可倚的好師傅、好搭檔。

      說回到《閩南民俗過臺灣》的編撰經歷。那時我剛參加工作不滿兩年,毫無編書經驗,卻被陳館長委以重任——負責文案策劃、撰寫其中最重要的章節以及全書修校,深感壓力巨大。朱老師一來就幫我們調整了書名和成書形式,解決了初稿缺少亮點、缺乏創新的問題。這是一本與《閩臺民俗》固定陳列相配套的科普圖書,原本取名為《閩臺民俗文化》。朱老師認為這個標題過于平淡,且包括的范圍太大,建議改成《閩南民俗過臺灣——文物述說兩岸風情》,從文物的角度入手,專門選出閩臺民俗中有淵源、傳承關系且目前仍然存續的民俗,加以介紹、描述。很顯然,這種調整更有意義,更有個性,既突出了閩臺淵源,又能彰顯博物館“讓文物說話”的特點。確定全書基調之后,朱老師帶著我們一起完善大綱、敲定細節。基本成稿后,朱老師又花了很長時間認真審稿、改稿,為提高作品質量傾注了大量心血。

      我們既是師徒,也是搭檔,一起完成了許多工作,這其中還包括廈門市博物館館刊《廈門博物》的編輯任務。這些年來,朱老師為辦好館刊而付出智慧、情感、時間和精力,無可估量,可以說,《廈門博物》能夠成功創刊并一路順利發展至今,朱老師功不可沒。

      整天在厚厚的書稿中埋頭寫作,是件十分辛苦費神的事兒。我們總怕累著他,可朱老師卻不以為意,常常樂呵呵地說:“付出其實不多,收獲卻十分豐碩。一方面,我能發揮余熱,感到十分高興;另一方面,我跟你們共事,也學到了很多。我在博物館當志愿者,學到了博物館的知識,還能拿這些知識為家鄉莆田市的博物館事業出一份綿薄之力。”

      朱老師今年已經75歲,但他退而不休,仍然孜孜不倦地為廈門和家鄉莆田的文化事業作貢獻。在廈門市博物館服務期間,朱老師編輯了《閩南民俗過臺灣》《走進廈門博物館》《臺海遺珍》《文物·廈門》(共三輯)《臺海遺墨》《廈門博物》等科普圖書及刊物13本,編撰文字上百萬。除了在廈門市博物館當文化志愿者,他還擔任家鄉莆田湄洲祖廟的文化顧問。他曾表示:“只要是媽祖的事兒,只要是祖廟的事兒,他一定盡力而為。”他一貫說到做到。他已經用了兩年時間,花了極大精力進行頗為艱巨的《湄洲媽祖志》編纂工作。2011年,《湄洲媽祖志》終于編著完成,付梓出版。此外,他為莆田市博物館撰寫了一份《媽祖文化館陳列大綱》,還協助湄洲島建起一個很專業很像樣的媽祖源流博物館。這個博物館從2013年1月22日開館至今,贏得普遍好評。現在每有專家學者或者黨政領導來湄洲祖廟拜媽祖,都會到媽祖源流博物館參觀,聽講解員講解。這個博物館由朱老師策劃、設計、布展,凝聚了他的心血。雖然客居廈門后成為廈門市博物館的一名文化志愿者,但只要家鄉莆田、湄洲祖廟有事讓他幫忙,他都會立即響應并全力以赴,所以他也是湄洲媽祖祖廟的文化志愿者。

      今年,廈門市博物館計劃出一本志愿者專刊,其中有一章《優秀志愿者事跡選輯》,編輯組邀請我為朱老師“畫一幅素描”,我當然義不容辭,欣然領命。我要“畫”的是一位人情練達的智者,泰山可倚的師長和搭檔,認真執著、樂觀豁達的引路人,退而不休的優秀文化志愿者!這,就是朱老師在我心中的印象!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2019年香港六合彩 新时时彩豹子号遗漏 福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代理路线 体彩26选5 极速时时计划骗局 海南彩票网上怎么买 幸运飞艇单双技巧图 2019076双色球预测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号 极速时时开奖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