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香港六合彩|六合彩今晚開什麽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文化綜合>向西,去鳳山

    向西,去鳳山

      □王曉

      每一次去鳳山,看著車窗外的山路逶迤在云霧繚繞的青山間,像是要去詩意氤氳的遠方,當彌眼的綠意映入我這個中年男人混濁眼眸里的那一刻,又像是找回了遺落世間的靈魂……

      6月15日,西苑鄉與縣作協組織了一次鳳山采風活動,想想自己有一段時日沒去鳳山,于是便報名去了。

      仙游人口中所說的鳳山,指的是西苑鄉。早前,鳳山和西苑是仙游最西邊的兩個鄉,2002年,省政府批復同意仙游縣調整部分行政區劃,撤銷風山鄉,并入西苑鄉,但人們仍然習慣用“鳳山”來稱呼現在的西苑鄉。

      記不清這是我第幾次去鳳山。仙游山清水秀,然而真正的山水典范只在鳳山,即便來了無數次,鳳山仍能讓人樂此不疲。一進入鳳山地界,這里便是我的武陵源,“不知有漢,無論魏晉”,一路向西,向西,再向西,徜徉在山水間,聽任時光在深深淺淺的聲光碎影里安然流逝。

      承蒙西苑鄉政府聯系接洽,我們得以第一次進入抽水蓄能電站的“上庫”參觀。驅車駛過大壩,有著幾分神秘的“上庫”終于揭開了面紗,清清亮亮的平湖被群山環繞著,如鏡如練,襟帶于群山萬壑的懷抱之間,抖落出一處山與水完美疊印交集的的夢境,輕淺幽靜,輕輕地碾過每一個造訪者的心頭。

      我們開車沿著六公里長的庫區公路繞湖一圈。道路兩旁紅褐色的紅毛草與蔥綠的野草雜錯相間,如織錦一般,呈現出一種原始粗獷的美學,充盈著濃郁的鄉野氣息。行駛在這條畫廊般的庫區公路上,忍不住不時地停下來,看著藍天上舒卷的白云,看著青山在平湖邊逶迤而去,漸漸隱于遠方的淡霧殘靄中,嵐山云影入水,映影如繪。淡夏燦爛的陽光映照在水面上,波光粼粼,泛著遠方最美的詩意,輝映著湖光山色的恬靜,一行人無不癡迷于藍天白云下山水相守的美景。

      帶著散不開的清涼和濕潤,辭別高山平湖,繼續向西,享受一路的清涼境,輕塵不飛地來到九座寺。九座寺和無塵塔給鳳山山水帶來幾分靜穆之氣,把時光凝固在久遠的唐宋。

      這座千年古剎及周邊的村落仍浸潤在淡夏的氤氳氣中,一派寧靜閑適的田園風光。站在九座寺前那兩座有上千年歷史的宋代石幢前,我誠惶誠恐。看似不起眼的九座寺,承自中原禪宗源流,是閩中一些大禪林的開山祖庭,也是南少林的發源地。唐懿宗咸通六年,正覺禪師在鳳山創建太平院,寺院合九座,故稱九座寺。現在寺院周邊的稻田里還有唐代石砌圍墻和底基,可見當時占地之廣。在鼎盛時期,九座寺計有山門、天王殿、羅漢堂、大雄寶殿、大士堂、藏經閣、鐘樓、鼓樓、祖堂、法堂以及其他叢林所罕有的廳與浴院等二十多座建筑群,寺僧有五百余眾。

      九座寺幾經興廢,僅余三殿,十尚不足一,但這里的一磚一瓦仍不能讓人小覷,自帶著唐風的清妙莊嚴,匾額、楹聯、門扉、石槽、石鼓……隨處可見的構件都有一定的年頭,古樸、簡潔、大氣,皆有禪意。這里是值得被瞻仰的圣地,雖然沒有宏大氣派的殿堂和繁文縟節的排場,但一切都令人安泰,讓人儼然沉浸在一葉一菩提的清靜世界里。

      九座寺西邊不遠處的無塵塔則是“仙游第一古物”,歷經滄桑,仍清新出塵,讓人驚嘆它的精致典雅。修繕后的無塵塔煥然一新,即使掩映在茂林修竹間,仍能看得出它非同凡響。臺階上的苔蘚、外墻的雨漬、內壁的煙熏火燎……仍歷歷在目,這些歲月的包漿,好像讓我穿越千年,回到它初肇創建的年代,堪輿、規劃、營建、落成、開光……無塵塔美輪美奐,簇新光潔,每一塊琢磨過的石頭都超凡入圣,喚醒這片剛剛開化的土地。時光流逝,祖師爺的舍利子恭放在地宮里,歷代高僧在此涅槃重生……往生、輪回、重生……它就是一部不朽的三藏經書。追根溯源,稍后的南山廣化寺雙塔、泉州開元寺雙塔、莆田東巖山報恩塔都它的影子,由此,我不由得感慨在晚唐那個風雨如晦的年代里,人們的審美情趣是如此的雅致,在無塵塔前,現代人只能自慚形穢。古人懷著對天地的敬畏之心,精雕細琢,精美絕倫,仿佛每一個構件都回響著歲月河流那幽遠、緩慢、莊嚴的神諭,讓凡人醍醐灌頂,讓塵心纖塵不染。

      近年來聲名漸隆的十八股頭便隱匿在九座寺后淡煙緲緲的青山間,遠遠望去,云林漠漠,幽渺難尋。算起來,我已到過四次十八股頭。2013年秋天,我第一次到十八股頭,那些散落在海拔一千五百二十米的空山絕谷里的巨石帶給我的震撼卻是實實在在的。我無法形容十八股頭的萬千氣象,像石龜,像皇冠,像鷹蛇,像城堡,像生命之門,像巨人博弈,不一而足,詭異幽寂,神奇瑰麗,大氣磅礴,氣勢恢弘,它的自然景觀就足以讓人震撼了,它已經不需要人文的修飾,神話、傳說、典故對它而言都是多余的,它也不需要亭臺樓榭的綴飾,它的物理狀態就足以讓人震撼了!

      此后,我也曾在四月的陰雨天去十八股頭賞杜鵑花海。十八股頭的杜鵑花積攢了一個春天的力量,在四月的春風里迸發,綻放漫山遍野的璀璨與輝煌。這些偏隅一方的杜鵑花無從選擇,只有綻放,才能極盡一年一度的絢爛,而我們普通人往往窮盡半生,也不曾燦爛華美過,而邂逅一場沸沸揚揚、姹紫嫣紅的花事,心中便有了春回大地的幸福與喜悅。

      每一次被召喚而來,十八股頭仍然給予我極大的震撼。站在大地貌與大風景交匯的點上,看著山頭那些崔嵬圓融的巨石與天上的孤云相映成趣,就足以消融去俗世里的一切煩憂。

      這里的山有磅礴之氣,那些在塵世里慢慢筑起的心頭塊壘和凡俗的是非得失,可以盡釋在鳳山之巔。在登陟高山時,會為自己糾葛于微不足道的事而汗顏、羞愧,在不知不覺中,心不浮躁了,眼界提升了,胸襟開闊了。

      我永遠忘不了第一次看見石谷解的情景。在鉆出五雷山山腰密林那一刻,我看到了這座閩中第一高峰在晴空下峭拔挺立著,沒有覆蓋著蕪雜的密林,清清爽爽地屹立在物質豐饒的大地上,如同一位哲人面對著無邊無際的天空,陷入沉思,沉浸在精神的天空,同時也無聲地接納攀登者的精神寄托。我攀登石谷解的初衷,和大多數人一樣,在于征服1803.3米的海拔高度,登高覽物,長放眼量,見證生命,領略平凡人的一覽眾山小,攀登石谷解的意義于我也就在于此!石谷解巔峰上,山風獵獵,群山萬壑環繞四周,西邊是德化境,北邊是永泰境,戴云山脈的雄姿盡收眼底,大有“過眼滔滔云共霧,算人間知己吾與汝”的慨嘆,油然而生一種處江湖之遠萍水相逢一知己的淋漓暢快,讓人沉浸在高山之巔的無我境界里。

      鳳山的山水有野氣,既美且妙,既妙且巧。青山隱隱水迢迢,穿行在山水間,假裝自己是一介騎驢趕考的書生,登陟山丘累了,遇水則休憩一番,滌蕩去塵世里的煙火味,一時間風無邊,水無界。我記不清自己是第幾次到仙水洋,踏上淺淺的溪水,夏日里的清涼立即絲絲縷縷地融入體內,淺淺的溪水緩緩地流動,無風無浪,恬淡自適,宛如憩休在歲月的轉角處,安然地沉淀在這輕輕淺淺的時光里。縱使在塵世里舉步維艱,一旦邂逅鳳山的水,便可沖淡身上的煙火味,清清亮亮的。

      近年來,仙水洋的名氣越來越響,卻不知大山深處的下湄溪風景更勝一籌。一路向西,向西,再向西,在幽深的溪澗里,溪水從扇形的巖石潺潺地流下,像名媛白色的流蘇裙,秀氣、精致、完美,讓人看得癡懵,已經無法用言辭來形容這個雅致的鼎潭瀑布了,這是童話里才有的好風致啊!蹚水行走在下湄溪清清淺淺的聲光碎影里,亂了節拍,亂了步伐,隨性足之蹈之,亦無妨。

      鳳山的山水是浪漫主義的,有著魔幻的色彩。水有狂狷之氣,藏匿于大山深處,從不輕易示人以真容,“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優哉游哉,自得其樂兮。山則有魔性,它們往往自顧自地將恢詭譎怪、奇特恣縱與峭拔險絕付與云端之上,與煙霞、云海、古木、蒼藤一道勾勒出造化的鬼工鐫雕,供養著鳳山一卷卷壯麗的畫圖。

      坐落在聯二線邊上的石人頭奇崛險秀,卻樸拙的像鳳山的農人一般,淡然地迎接我們探奇目光的撞擊。來到山腳下,一抬頭,山頂的石人頭正看著我笑呢,不由得一眼就喜歡上了。一番登陟,至山頂,對面便是鬼空里,峰巒疊嶂,蔥蘢蓊郁,不著一絲煙火味,明凈、沖逸、平淡、恬靜、安詳,真是“千山萬水無非般若,一草一木總是法身”。幾百年,上千年過去了,嘗遍了人間滋味,守成內斂,恪守本分,“風骨峭峻,抱誠守正”,應對翻覆世事萬象……下山了,石人頭在身后目送著我們,便回頭多看了一眼,石人報以拈花一笑般的笑容,唉呀,真是“安心身不辱,知己心自閑”,心下一股暖流涌起,于是滿心喜歡地回去了。

      人們常說,原生態的仙游只在鳳山。鳳山地處仙游西陲,地勢封閉,沒有交通要道經過,即使對于一個仙游人,也是一處遙遠、偏僻的所在,有舊氣,又有逸氣。每次去鳳山,都像是去見一位老友,走著走著,鳳山也仿若那個一直想要遇見的人,正說著笑著走過來。

      在去下湄溪的途中,要行經墓前村到前縣村之間的那一段路,這時,你會疑心來到滇西的香格里拉。在藍寶石似的晴空里,蓬蓬松松的白云正在奔赴遠方,云天下面,是綠翡翠似的草地,被磅礴連綿的峰巒圍住,讓人恍然踏入另一個天地。蔥綠茂盛的青草蔓長著,牛羊或悠閑地嚙著草,或二三只席臥在草叢中休憩,靜靜地反芻,對我們這幾個不速之客的到來并不為意,它們似乎早已習慣這里的一切,悠閑得像那青天上的浮云,一副“世事于我如浮云”的風度。

      鳳山是一塊神奇的土地,地處仙游西陲山區地帶,山高林深水急,是典型的“八山一水一分田”,交通不便,民生頗為艱難,然而上天又是公平的,似乎在刻意地眷顧這一處山水,精心經營著,雕琢著,使之鐘靈毓秀,山水俱佳。在鳳山,可以不問西東,優哉游哉!仙水洋、九座寺、無塵塔、十八股頭、石谷解、下湄溪、石人頭、東湖尖、白巖、柳園、抽水蓄能電站……八九年來,我去了又去,對于這些地方,我如數家珍,絮叨于口頭、筆下,意猶未盡,逢人便說。像我這樣的人,對人世間的認識是非常膚淺的,卻總有太多的話想要表達出來,到頭來就是一出出交淺言深的笑話,然而鳳山卻讓我文思噴涌,鳳山總能激發我的寫作欲望,給予我創作的靈感。鳳山有靈秀之氣,勝處在于原生態的質樸與天然,山就是山,水就是水,美得渾然天成卻不自知,流淌于筆端就有了自然的韻致。

      幾年來,我一直留意從鳳山傳來的各種音訊。在春夏之交,十八股頭又可以賞杜鵑花海了吧;在炎炎夏日里,又可以去下湄溪戲水了;冬日里,雨霽初晴,石谷解該有云海了吧;幾十年一遇的寒潮來襲,鳳山又該下雪了吧……每一次的念想都與內心深處的波瀾息息相關。踟躕于塵世里,穿梭于白天與黑夜之間,人們需要一處可以棲息靈魂的地方,供自己寄情言志。于我而言,這個地方就是鳳山,來來去去,去了又來,在每一次欲走還留之時,我都會對自己說,時光是個匆匆的過客,我還將會在內心波瀾再起時再來的。

      在熾灼的酷暑里,心底里的空氣又開始隱隱發燙,勉強堆砌完這篇關于鳳山的清涼文字,只是為了揚湯沸止,卻仍是欲罷不能,這時心頭有個響亮的聲音在回答:“向西,去鳳山吧!”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2019年香港六合彩 阿止博客娱乐 时时彩免费软件 时时彩双胆是什么意思 老时时玩法 21点扑克玩法教学视频 开黑彩平台 网赌坚持一年每天赢600 6合必中app的网址下载 玩北京pk10能赢钱嘛 赌博稳赢不输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