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香港六合彩|六合彩今晚開什麽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人物>江春霖:連被他彈劾的官員也折服

    江春霖:連被他彈劾的官員也折服

      □陳志平

      在晚清逐漸走向滅亡的過程中,還是有一些官員為了這座日漸腐朽沒落的大廈的安危而披肝瀝膽、拼死抗爭的,這些人中就有清朝末年政壇奇人江春霖。

      與包拯、海瑞相比,江春霖也許不如他們聲名顯赫,但他敢于批龍鱗、捋虎須的大無畏精神,連慈禧都稱之為“真是戇直御史”,被他彈劾的官員也為他的骨氣和正氣折服。

      一

      出生于莆田北部山區涵江區萩蘆鎮梅洋村的江春霖,峭拔的大山鑄就了他雄渾剛毅的秉性,為他以后的諫官生涯奠定剛正不阿、不屈不撓的基礎。

      光緒二十年(1894)考中進士后,骨梗挺直的江春霖,不甘心在翰林院故紙堆中虛度一生,一心系在負有監督參劾重責的都察院。在他看來,監察御史職位雖小,但作用與宰相一樣,關系到國家的興亡,人民的生死。

      機會總是垂青有準備的人。四十九歲那年,朝廷傳來考取監察御史的消息。江春霖立即著手準備應試。最終以第一名的成績,如愿以償地當上監察御史。

      清末,一個幾近油盡燈枯的朝廷,內憂外患不斷,僭臣當道,庸臣得勢,逆臣滋生,偌大一個朝廷幾乎擠滿投機鉆營的勢利之徒。江春霖作為一名有強烈責任感的御史,選擇挺身而出,與之抗爭。

      當上監察官不久,查明陸寶忠干涉科舉,又抽鴉片煙,兩個月內兩次上書彈劾,直接指出不適宜任御史臺長官,硬是把這個頂頭上司轟下臺。

      江春霖先后擔任江南、新疆,遼沈、河南、四川諸道監察御史,不僅彈劾炙手可熱、鼎鼎大名、勢焰熏天的當朝權要,如慶親王奕匡、權臣袁世凱、貝勒爺載洵、載濤、直隸總督端方,還彈劾貪婪、穢惡的權臣惡吏,如省督撫朱家寶、蔡乃煌、寶棻、馮汝骙等封疆大吏,其鐵面耿直,實可表率群倫。

      粗略統計,他參劾過的重要奏疏和奏片,數達六七十件之多,平均每月就有一件,件件與國計民生有關。其中被指名道姓的達15人之多,件件均言人之所不敢言。

      江春霖終因屢劾親貴、權臣、疆吏,觸怒了朝廷,而被罷免御史之職。

      二

      清朝末年,常因官吏暴虐,民眾不滿反抗,導致一些群體性事件,引發腐敗官府的血腥鎮壓。江春霖對這種事的處置上,讓我們看到了一個正直官員的良心和道義。

      光緒三十二年(1906),江西吉安儒行鄉民眾因不滿地方政府的苛捐雜稅和差役勒迫,聚眾到縣衙請愿,引起沖突,當地官府派兵鎮壓。

      面對嚴峻的事態,江春霖立即上《劾江西吉安府廬陵縣民變辦理未平允片》稱,民眾的行為不過為己伸冤而已,指斥地方官員“欲見好同僚,邀功上寵,捏稱匪徒嘯聚,意圖報復。”在他的極力斡旋下,清廷撤兵,并寬宥了事件參與者,避免了群眾的進一步流血傷亡。

      江春霖見慶親王奕匡權勢日重一日,黨羽、心腹遍布朝野,“舉朝莫敢攖其鋒”。慮及國家前途及自己的職責,決心甘冒兇險,放手一搏。

      1910年2月,江春霖趁奕匡力薦親信、干女婿陳夔龍入閣之機,上《劾慶親王老奸竊位,多引匪人疏》稱:奕匡“老奸竊位,多引匪人”。他指出,江蘇巡撫寶棻、山東巡撫孫寶琦、陜甘總督恩壽都是慶王奕匡的兒女親家,江浙鹽運使衡吉原是慶王府里的家人,連已被他彈劾革職回籍的袁世凱也點進來。

      江春霖此舉猶如捅了馬蜂窩,加上言之鑿鑿,證據確鑿,一時間引得朝野內外物議洶洶。

      惱羞成怒的奕匡以宣統帝名義頒諭,斥責江春霖“牽涉瑣事,羅織多人……恣意牽扯,荒謬已極”,以“萎言亂政,有妨大局,肆意詆毀親貴重臣”為由,把江春霖貶回翰林院。

      江春霖的驚天一擊和清廷對親貴重臣的明顯袒護,不論在廟堂還是在江湖均引起震動。經《大公報》《申報》等披露后,京師內外景仰此疏,皆“爭欲先睹為快,一時輾轉傳抄,頓令洛陽紙貴”。梁啟超將他譽為“古今第一御史”,并說“御史臺是唯一有清氣往來之所”;福建同鄉林紓在報紙撰文并配上圖畫,將江春霖點贊為“光緒、宣統以來諫官第一人”;辜鴻銘撰文稱他“直聲震朝野,人皆曰真御史”。

      江春霖的監察官生涯由此達到頂峰,同時似乎也走到了其職業生涯的終點。

      大清何曾清,春霖難成濁。孤忠耿直的江春霖,實難與這些貪官污吏、宵小之輩同流合污。經過一番激烈較量,江春霖徹底明白了:原來御史也有彈劾不了的人,言官也有捅不破的鐵幕。以慶親王奕匡為代表的腐朽利益集團只手遮天,難以撼動,他雖有心補天,仍回天乏力。既然壯志難酬,那么,這齷齪之地還有什么值得留戀的呢?

      “諫不行,言不聽,不去何待?”江春霖如是說道。

      宣統二年,55歲的江春霖辭官回故里養母。從此,徹底退出了暗潮洶涌、詭譎難測的晚清政治舞臺。

      三

      “雪貌冰姿冷不侵,早將白水自明心。任教移向金盆里,半點塵埃未許侵。”這是江春霖寫的《詠水仙花》詩,仔細玩味,更像是他心跡的表白。

      也許在“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的大清朝,貪個十萬八萬是小事一樁,但自律甚嚴的江春霖仍堅守著“半點塵埃未許侵”,以“清香不讓梅”的水仙花自許,甘守淡泊,不改其志。

      江春霖平常生活十分儉樸,公務之余,自己做飯,常常以家鄉筍干和咸菜下飯,沒有其他的菜。在故鄉老家,也是一不置田產,二不蓋新屋,三不養奴婢。母親、夫人和弟弟全家留在深山老家,過著十分清貧艱苦的農村生活。夫人病逝在家時,因公務繁忙無暇回家,他強壓著心中的悲痛,寄回親筆挽章悼念,并發誓終身不再續弦。

      有一回,江春霖的福建老鄉官員,因涉貪被他彈劾。這位老鄉知道江春霖早年喪偶并沒續娶,于是,買了一個年輕貌美的姑娘,連夜上門送給他做續弦,江春霖憤然斥責:“你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又贈以香車、金錢,都被當場拒絕,把這位老鄉給轟走。

      江春霖十幾年京官、五任御史,出京歸里之日,帶走的是如洗的宦囊:一襲朝衣,幾件舊衣服,幾箱舊書和“俸余只剩買書錢”。全御史臺的同僚都知道他為官清廉清貧,出于對他的敬意,紛紛集資為他籌湊路費,都被他婉言謝絕了。

      他說:“吾自為言官,則置身于度外,若稍有身家利害,何敢批逆麟、捋虎須,以一身冒萬險而不知悔?”無疑,也正是這份清廉清貧,保證他不落人話柄,賦予了江春霖鐵面錚骨的底氣!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2019年香港六合彩 福建兄弟十三水辅助器 扑克牌28杠大小顺序 高手研究排列五 澳洲幸运5人工计划软件 新彊福利彩票时时彩开奖查询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 广东36选7专家预测 河北11选5遗漏任选五 香港开奖现场直抪结果3 查询福建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