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香港六合彩|六合彩今晚開什麽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人物>腹有詩華——記擅畫能書會寫的省文史館館員方紀龍先生

    腹有詩華——記擅畫能書會寫的省文史館館員方紀龍先生

      □余美云

      2018年3月,聽到方紀龍先生被福建省文史館聘為“詩書畫研究院”副院長的消息,我不禁為之驚嘆,歡欣。一個年輕時從教外語的老師,華麗變身為詩書文畫全能的藝術家,這是怎樣的一個傳奇?其間究竟付出了多少艱辛,才會收獲今日之榮耀與碩果?

      認識方紀龍老師,源于莆田的一個詩人微信群“莆韻雅聲”。群里每天都有人發詩詞作品交流探討。會寫古詩詞會寫“古風”的方老師給我的印象深刻。于是我們加了微信,成為網友。有時候我會發詩詞向他請教。耐心、細致,態度嚴謹認真的他,詩詞功底深厚扎實的讓我吃驚。那些用于詩詞格律的“平水韻、詞林正韻”,以及平仄格律他熟絡得很。一眼就能看出正誤。

      當他說,初學詩詞時那些韻律都要先背熟時,我很汗顏。我這個詩詞初學者,平時都用“搜韻”查韻驗律,離了“搜韻”,就像魚兒離了水,根本無法靠記憶來吟詩賦新詞。未曾謀面的方師給我上了深刻的一課。方師詩詞的魅力,他學詩詞的態度,及對我的詩詞習作的點評都讓我折服。方師在莆田組織創建的“錦江詩社”也是藏龍臥虎,個個詩書畫了得,而且會各種樂器。傾聽過馬國泰、陳禎輝等老師悠揚的合奏“梁祝”等樂曲,至今還余音繞耳,印象深刻。

      第一次見到方紀龍老師,是在莆田市詩詞學會舉辦的“余元錢詩詞講座”的座談會上。同時見到的還有市詩詞學會會長鄭世雄、余元錢等詩詞高手。在詩會上,七十多歲的方紀龍先生精神矍鑠,妙語連珠,幽默風趣。余元錢老師精彩的講座與方師、鄭會長積極樂觀的引言,讓參會人員精神愉悅,收益頗豐。我與方師、鄭會長一見如故,有幸由他倆推薦加入福建省詩詞學會。初見方師,我收獲一份驚喜。

      當時有幸收到兩本方師面贈的書畫作品集,才知道原來他還是本省一個知名的書畫家。有人贊他的褚體書法“剛健含婀娜,端莊雜流麗”筆力遒勁瀟灑又端莊大氣。他的花鳥畫線條流暢自然,疏密有致,長短粗細搭配的可圈可點,格外傳神。尤其是線描如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國畫藝術委員會孫克先生所說,“行筆專注有力,勾勒傳神。行筆微戰,流轉中寓遲澀,而頓挫中含腴潤。”他的繪畫作品雙鉤筆力遒勁,色彩淡雅清新,豐富脫俗。而畫配詩是方師的一絕。

      如方師的《萱花圖》,題畫詩很有特色。用詞遣句雖平淡樸實,卻寓意深刻。他在《題萱花》上寫道:“凡草色如金,孟詩天下吟。跪羊鴉反哺,恩系萬人心。”

      萱是種常見的花卉,花色金黃。古人把萱比喻為母親。孟郊的《游子吟》是首母愛的頌歌,萬古流芳。方詩中后兩句用了“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的典故,把母愛升華到更高的高度,使此詩更有深刻的內涵。此乃方師題畫詩的高明之處。方師富有藝術感染力之詩書畫作品,花鳥傳神,意境生動,讓觀畫品詩者如入一個詩情畫意、鳥語花香之妙境,又能讓人從寓意深刻的故事中得到啟迪。故慕名上門購畫者絡繹不絕。

      對于繪畫專業畢業的我,其實內心深處我是非常喜歡畫畫的,只是這么多年忙于生活瑣事,專業已荒廢多年。當日觀方師畫筆下栩栩如生的花鳥魚蟲作品,強烈地喚醒我要重執畫筆的欲望。之后再見方師幾次,都是他從福州趕回來參加活動時,利用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耐心傳授他的畫功,從白描下筆收筆,至花葉的上色步驟,認真、而又細致。從而,輟筆數十年的我,一年畫了七、八張的花鳥作品。因特別喜歡他的字畫,我還懇請他為我即將付梓的詩文集賜字畫墨寶。

      見識過方老師的詩書畫,又拜讀了他的散文作品“夏夜遐思”,《陳子奮傳》等。文學功底深厚的方師,行文筆調細膩飽滿,感情真摯,讓人讀了感同身受,感慨萬分。揮毫潑墨擅書畫,妙筆生花嬴人夸。小女子是何其幸運,能遇到這樣一個詩情畫意,擅書能文的“全才先生”!

      一個人的成功,是要付代價的。古人云,“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苦其筋骨勞其肌膚”。是的!年少的方師其實自小就酷愛美術想當畫家。但因家庭身份問題,他最終只考上福州師專讀俄語,畢業后分配到莆田六中教書,俄語教了三年,英語教了二十七年,是外語教研組組長。他還擔任莆田市外語教研會副會長。教學成績突出的他,還當任過莆田市高級職稱評委會英語科組長。

      動蕩的年代,方師的命運也是坎坷的。1961年,教學事業成績顯著的方師,曾因家庭“身份”問題,被下放到農村。所幸處在逆境中的方師沒有氣餒。空余時間,他都用于閱讀古今中外名著,內容不乏哲學、美學詩詞等,打下了堅實的文學基礎。而且還堅持練字,學畫。

      機緣巧合,方師結識了趙玉林、沈覲壽、陳子奮三位詩書畫名師。他專心跟陳子奮先生學繪畫,誠懇地向沈覲壽先生學書法,后又師從趙玉林先生苦學詩詞,從而,外語系畢業的方師,終于實現了小時候的夢想,在書畫詩詞方面取得了顯著的成就。被下放的方師逆境逢春,可謂是,因禍得福。所以說,命運不會虧待持之不懈的奮斗者。

      會拉小提琴,愛聽俄語民歌“三套車”、集詩書畫文四項全能而聞名遐邇的方師,不只詩情畫意,還是個尊師愛妻重情又浪漫的才子。他十分珍惜三位恩師的提攜之情。每年,他都會畫一幅畫去向趙玉林先生拜年。文學功底扎實的他,還為陳子奮先生寫了二十萬多字《陳子奮》評傳,在《福州晚報》連載半年多。

      畫室命名“返樸齋”的方師,有一顆返樸歸真的愛心和童心。教學嚴謹細致、在文壇聲名遠播的方師沒有名人的架子,為人樂觀,豁達開朗。對于向他請教的人,都能認真、無私地指教。有幸緣識恩師,本人的詩書畫文都得到方師的悉心指教,獲益匪淺,無比感恩!

      年近八旬,至今還在省文史館綻放藝術璀璨之光的方師,無疑是值得稱贊的。他無比堅定的信念、對事業的執著追求、持之以恒的學習精神、吃苦又勤勉的生活態度、重情重義的為人之道,都是值得我學習的。夕陽灑金光,方師藝登峰。衷心祝愿我敬仰的偶像老師——騷壇的“千里馬”方紀龍先生老當益壯,夕輝勝朝陽。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2019年香港六合彩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分析 精准杀五码 大奖娛乐 经典单机麻将二人麻将 2018世界杯所有比分 久赢在线开户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竟彩票极速赛车 时时彩技巧论坛 宝彩网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