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香港六合彩|六合彩今晚開什麽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文化綜合>仙游南門橋:千年古城的文史符號

    仙游南門橋:千年古城的文史符號

      □陳國孟

      莆田人民的家鄉河——木蘭溪,是全省唯一入選首屆中國十大“最美家鄉河”的河流。“無城不水”,這條浩浩蕩蕩入海而去的江流,在仙游縣城關一水穿城,賦予了兩岸居民“依水而居,傍水而眠”的生態美景,可也導致兩岸民眾至南宋初期往來只能擺渡坐船,一到汛期水位猛漲,時有船傾人亡的悲劇,每到臺風季節,更是洪水漫過河岸,苦不堪言。

      “一城一橋”,每一座古橋,都是一本讓人可讀的圣賢書。十二世紀初,仙游城關首座連接木蘭溪南北兩岸的南門橋姍姍來遲地橫空出世,靈動地打通了仙游縣城與外界交通的樞紐,促使仙游經濟文化比翼雙飛,迎來了蓬勃發展的新生。伴隨著時代前進、科技發展,橫跨母親河兩岸的新橋不斷涌現,如金鳳大橋、仙港大橋、玉田大橋、潤家步行橋、城關大橋、蘭溪大橋、霞苑大橋、幸福大橋多達8座,目睹并忠實地記錄著城市的成長,強勁地帶動大城關開發如火如荼,但“萬里之路,始于此橋”的仙游人對在仙游經濟發展歷史上起著舉足輕重作用的南門橋總是念念不忘,因為這座俗稱“宋橋”的悠悠古橋870多年來留下了令人動容的歲月痕跡,所蘊含的城市記憶鐫刻著仙游城深遠厚重的歷史,也承載著仙游人對璀璨未來的良好愿景。

      南門橋當之無愧是仙游城中現存最為古老、構思奇巧絕倫的古石橋,橫跨木蘭溪寬闊水面、處于交通要道上,歷經數百年滄桑,也曾見證無數的天災人禍和仙游英雄兒女助力民族英雄戚繼光抗擊倭寇的英勇無畏。在這筑夢前行的新時代,它依然挺立臥波、堅固如磐,屹立不倒,雄姿可鑒,頗為壯觀,雖已失去縣城中心往南的放射性道路的功能,但如今完全蛻變為人行橋的它仍舊日夜迎送四方行人,一任橋下的溪水嘩嘩流,欣喜地目睹著倒影溪面長達兩三公里的流燈溢彩和古邑新城蒸蒸日上的四射活力!

      據史載,唐圣歷二年(699年)置縣的仙游,原名清源縣,天寶元年(742年)改為現名沿用至今,但因木蘭溪上游的仙游城關鯉城地段溪面闊,水流急,潭多又深,加之受限于財力等主客觀因素制約,北宋時期山環水繞的城關不但有城無墻,且仍未有石橋將水面寬闊的南北岸溝通,全靠渡船或簡易木浮橋過溪,幾多風險。國朝內閣中書云亭《南橋紀事》中載道:“……無有造是橋者,往來幾病,跋履轉艱,隔岸望洋興嘆,自崖而返……”。南門橋的誕生歷史可以追溯到南宋,又名升仙橋、仙谿橋,南宋紹興八年(1138年)由時任廣東肇慶府太守的陳可大解甲歸里后倡議興建,其兄陳可行、陳可久帶頭積極響應,慷慨捐獻巨資,花二年時間方才建成,據說當時橋工多達360余人,單每天伙食和運費開支就可想而知。

      花崗巖石梁橋的南門橋位于木蘭溪上游的虎嘯潭之上,全長171米,橋高12.6米,橋面寬4米,兩旁石砌欄桿;溪正中的橋墩兩側上各砌有突出橋面的兩個半圓形露臺,均可供四、五人憑欄觀賞河上風光。橋頭,立著兩尊披甲戴盔手執長劍的“橋頭將軍”雕像。建橋時為防止洪水沖刷,橋下水底都鋪長松巨石為中流砥柱,18個橋墩全部設計為船形,船形的分水尖可分水破冰來保護橋墩,橋墩之間全用幾十噸重的巨石鋪架成橋梁,兩邊溪岸用大松木和大石條鋪墊。據說,當時那一條條的巨石是從南門外數里遠的山石窩里艱難地開鑿再靠人力連同畜力運到虎嘯潭,并架到12多米高的橋墩上,足見古人的勤勞可愛和非凡智慧。

      這個惠澤仙游民眾的德政工程的竣工得益于樂善好施的財團支撐和當地民眾的艱苦奮斗,清乾隆《飛錢陳氏族譜》記載:“可大祖父宋珍善士,始積功累仁,廣置祭田,備修南橋,因工程浩大,未能動工興建。可大父親汝器奉直大夫,母親有德夫人朱氏,樂善好施,廣結善緣,仍未酬其志。直至可大公,‘始酬雙闡’之素志而建成。”由此可見,大橋建成不單是陳可大三兄弟功勞,而且是全家三代男女老幼同心協力的結果。其中,陳可大母親朱氏威信更是可嘉,在人稱“飛錢媽”的她一家帶動下,邑里鄉親父老、開明紳士紛紛出錢出力投入建橋工程……千年古邑的仙游縣不僅民眾向善、勸善、行善,慈善熱潮歷來此伏彼起,縣城東門石坊上皇帝御書的“樂善好施”石刻可證,同時自唐后期到清朝末年的1000多年間,書院授學綿延不絕,創造了輝煌的科舉文化,人才輩出,因而南門橋更是和富有傳奇軼事的名人雅客緊緊連接在一起。“誰造南橋渡,常懸半天虹。往來無病涉,童叟頌豐功。”明御史林蘭友曾作詩如是贊頌南橋;清代名士郭志曾經記載:明萬歷年間,大橋正中的東西側建有兩座閣樓,各出欄桿一丈多,游人可在樓中休息或在憑欄眺望溪光水色。

      是呀,這座縣城直至上世紀70年代初系唯一聯通縣城南北的大橋建成后,成了仙游縣城與外界交通的最重要通道,宋、元、明、清幾百年間的封建王朝官道直基本上都經過這里。雖然歷代以來曾遭洪水損毀10多次,但當地愛橋護橋的民眾皆群起奮力修復重建。至民國17年(1928年)時,因橋面磨損塌陷,又在原石板橋面上由仙游人民倡導籌資整修,橋面鋪筑水泥鋼筋混凝土,改為公路橋,并建有葫蘆護欄。解放后,伴隨著仙游的經濟發展速度加快,1973年屬鋼筋水泥混合式石拱橋結構的城關大橋建成,全長179米、橋面車道9米、人行道3米,由跨徑各30米的5個橋孔組拱起,成為仙游城關對外往來的主要通道,自是完全緩解了進出城交通擁擠的壓力,南門橋這才改為人行橋,完美結束了南橋以往商貿云集、川流不息的光榮歷史。1980年9月保持宋代風格的南橋被列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1999年仙游縣政府又撥款修繕,由交通、文保等部門按照“修舊如故”、“最少干預”的原則精心修繕,對磨損的橋基下面灌鋼筋水泥以加固橋墩,全面消除病害,讓過往市民盡可放心出行,并成為木蘭溪上最亮麗的古建景觀。

      時光荏苒,新世紀以來,木蘭溪“水聲”依舊響,南門橋亦是“安住自身”的靜默存在于水鄉風光中,但圍繞木蘭溪治理,歷屆仙游縣委、縣政府始終踐行習近平總書記治水理念,系統地治水興水,木蘭溪實現了變害為利、造福人民的治理目標,保障了仙游城充滿活力、靈動地鏗鏘前行。在大力治水造福百姓的水生態文明建設中,累計共已完成投資9.89億多元實施以城區綠色生態水系建設為龍頭、計劃總投資20多億元的木蘭溪防洪生態景觀工程,遵循“以蘭水為魂、以綠地為脈、以人文為韻”的發展理念,在保留古橋、古廟、古樹等人文景觀前提下打造木蘭溪城區地段的“一溪兩岸”綠化生態水系,形成了“古橋、古廟、古樹、流水、人家”的靚麗風景,使似玉帶繞城而過、蜿蜒流淌的木蘭溪具有了觀賞、防洪、生態、休閑多重功能,為城市居民提供了充足的休閑活動新空間。

      據了解,圍繞著木蘭溪水患的治理,在充分保護修復歷史厚重感十足的南門橋、五帝廟、古榕樹等基礎上,這些年來該縣依水興水,木蘭溪不再泛濫,沿溪修路置景,就地巧妙融合仙游獨特的歷史人文景觀,沿岸風景如畫。由此,在南門橋、五帝廟、橡皮壩等原有沿溪各種建筑依舊保存的空間中,通過雕塑、浮雕、地雕、墻繪方式,將仙游古代杰出代表人物、仙游民族風情、仙游春秋、仙游名人詩詞和仙游十二景融入生態綠化景觀,提升城市地域文化品位。同時,融入休閑健身功能,沿溪建成的綠道、釣魚臺、亭臺、停車場、漫灘、親水平臺、鵝卵石小道等項目,供群眾娛樂、休閑、健身,且還選擇適宜地段設置景觀石、雕塑等小品,融入廉政文化公園、幸福公園、法治公園等,建成了富有特色的蘭溪沿線水生態景觀示范帶,成功打造了“河水清澈、綠樹環抱、景觀秀美、生態和諧”的生態宜居之城。

      在漫長的歲月中,雖然經過無數次洪水沖擊、風吹雨打、冰雪風霜的侵蝕和一次次次地震的考驗,經過幾個朝代的修繕南門橋至今仍保持宋代特征,以它樸實、古風的雄姿,依然巍然傲立在蘭溪之上,更得益于“夜景工程”的完美實施,融合著優美、純樸、可愛,連接著兩岸多姿的景色和多彩的生活,鑄就了“火樹銀花不夜天”的璀璨炫景。站在南門橋上,可以觀賞四方景致,每當夕陽西下,居民三五成群相約橋下散步休閑、談天說地。橋上涼風習習,放眼望去,城關大橋、仙游大橋、仙港大橋等依次排列,橋面華燈閃爍、水面波光瀲滟,匯成了一條條異彩紛呈的彩虹。依江而建的蘭溪南北岸公園里燈火絢爛,游人如織而又井然有序,沿岸依山傍水的“小橋流水人家”則輕吟淺唱出精巧的詩韻鄉愁。橋兩頭的周邊出現了一批新式商住樓、防洪景觀公園和休閑廣場,不遠處城區霓虹燈交織閃爍,透出迷人的光影,演繹著童話般夢幻多彩的夜景。

      夜幕下站在距南門橋約200米遠、大小車輛在橋上川流不息的城關大橋上,可覽碧水藍天,看著倒映在虎嘯潭中的南橋倩影及從橋墩間奔涌而出的清澈激流,似乎仍可體味到清代舉人程遠《南橋觀漲》詩中“頓擊洪濤跨半空,空中一十八垂虹”的唯美意境……此時此刻遠離城市喧囂的靜謐感撲面而來,讓人的心靈也隨著橋下的潺潺溪水和陣陣漣漪變得清爽起來……特別是南門橋與其北橋頭相距不足百米、唐憲宗元和元年(805年)始建于古縣城南門外的五帝廟(由天王門、五帝寶殿、東西廂房、觀音大殿、廣場和戲臺組成的建筑群,存有唐代石獅、宋代馱牌石龜、明代石鼓和人物石浮雕、清代石碑等文物)不離不棄地永世守望相依共存,這兩個早已被采用藝術照明設計布設時尚氣派夜景的主要標志性古建筑物,在夜間盡情展示各自獨具神韻的古建之光,已然不可撼動地成為仙游古城依然完整保存的兩個象征性人文名片。

      “一橋飛架南北”,木蘭溪天塹變成通途。其實,作為對外陸上交通的主要通道,安寧沉穩的南門橋近千年來見證了仙游縣城興起、成長和壯大,是一座充滿傳奇色彩的古橋。古時,仙游民眾將木蘭溪上游許多特別開闊深幽的江面稱之為“潭”,而南門橋所在的縣城南門城樓“迎薰門”旁的虎嘯潭在那溪運鼎盛的農耕年代里,是木蘭溪上最龐大最繁忙的樞紐渡口,曾經每日裝載土特產和日用品的溪船云集,渡口異常繁忙,山區杉竹可直達南門橋下,莆田的小船也可開到橋下碼頭,運出仙游土特產,運進工業品和肥料,促進了城鄉和莆仙之間經貿發展。特別是抗日戰爭時期,陸上道路多遭破壞,虎嘯潭更是幾乎成了仙游對外運輸的唯一通道的主要碼頭。直至20世紀五六十年代,虎嘯潭仍然扮演著十分重要的水上貨運角色。資料顯示,當時仙游至涵江的溪船年吞吐量都在2萬噸以上,光是城關的貨運量每年就有6000多噸。如今伴隨著城鄉陸上交通的蓬勃發展,南門橋頭虎嘯潭古渡口的輝煌歷史不可挽回的結束了,唯剩下承載市民龍舟競渡和垂釣、漫步、休閑的功能。

      “因橋興市”,古橋與古城同呼吸共命運,南門橋是仙游的文化符號,亦是仙游的城市名片,更是百姓經濟生活的見證物,延續恒久的風采和神韻,煥發新的活力和光芒。古城早已日新月異,溝通空間、貫通時間的南門橋依舊靜靜佇立著,但它一端牽著過往,一端跨向未來。隨著仙游經濟發展,作為水陸交通的交匯點,南來北往的車船均在南門橋兩端聚集,逐漸形成繁榮無比的柳坑街和紫檀新街,如同《清明上河圖》上所繪的汴京橋市,至今喧囂興盛不衰,橋頭的茶肆、小吃店、車行、紅木展廳等商店林立,讓坊間市井享受著古橋邊的悠閑時光,實實在在過著樸拙而可愛的市井生活,令人艷羨不已橋畔小城慢生活的閑適安逸。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2019年香港六合彩 赛车pk10走势软件 秒速时时害死多少人 抢庄牌九游戏 即时比分007 单双大小稳赚公式 好运来彩票计划 北京pk10最新历史记录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软件 快三大小单双走势规律 稳赚3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