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香港六合彩|六合彩今晚開什麽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人物>正氣凜然的黃鞏

    正氣凜然的黃鞏

      □林祖泉

      黃鞏(1480—1522年),字伯固,號后峰,興化府莆田縣黃巷(今屬莆田市涵江區)人,其先祖為唐代桂州刺史、黃氏入莆始祖黃岸。

      明弘治十四年(1501),黃鞏22歲時,參加鄉試,中舉人第七名。十八年登進士第,授湖廣德安府推官。在任上,他為官清廉,勤政愛民,對大小案件,不假吏手,總是每事親躬,及時審理,從不拖延,做到案無積牘,故在當地有“黃片時”、“黃一刻” 之贊譽。此后,他又代理孝感(今屬湖北)知縣,重視教育,修建學宮,為地方辦了不少實事好事。政事之余,他還親自為學子授課,一時政聲大振,多次得到上司的舉薦。

      正德四年(1509),黃鞏以考績優異被調入京師,開始其京官生涯。他先任刑部河南清吏司主事,閑余時間仍兼講學,“堂官皆遣子就學,令掌一部奏牘”。連尚書、侍郎之類的官家子弟都要做他的學生。六年,尚書何鑒又奏調黃鞏到兵部,擔任兵部武庫司主事,“倚任尤專”。九年,他又升任員外郎,充會試同考官,所選“馬理等三十余人皆知名士” 。同年,又提拔為兵部車駕、職方二司郎中。次年,因母親去世,黃鞏回家守喪。3年后服除,他回到京師報到復官,改任兵部武選司郎中。

      黃鞏是一個勤于政事而又憂國憂民的忠臣,但他生不逢時。明武宗正德皇帝是個好大喜功、貪戀酒色、嬉游無度的昏君,即位之初就重用宦官劉瑾、谷大用等人,以致君子退而小人進。一時朝中蒙蔽,地方腐敗,到處橫征暴斂,老百姓度日維艱,苦不堪言。而一些藩王也勾結宦官,虎視耽耽,伺機篡位。

      因此,武宗登基才幾年功夫,就先后爆發河北劉六、劉七領導的農民起義和安化王朱寘鐇的起兵謀反。嗣后,事件雖都被鎮壓下去,但武宗并未從中吸取教訓,改過遷善,反而依然耽樂嬉游,昵近群小,繼續重用佞臣錢寧、江彬等。他甚至化名“威武將軍總兵朱壽”,出游山西太原、大同,陜西榆林、延綏等地,所到之處興師動眾,勞民傷財,一路怨聲載道。

      更為可怕的是,正德十四年(1519)春,江淮一帶正鬧饑荒,明武宗仍受邊將江彬等人的慫恿,欲借御駕親征之名,南巡游玩。此時,江西寧王朱宸豪也有謀反之意,暗中與朝中宦官、奸臣相互勾結,謀劃篡逆。眼看大明江山即將傾倒,朝臣們焦慮萬分,紛紛上疏諫阻。

      兵部郎中黃鞏首先具疏,言詞激切,痛斥江彬。獨自冒死向武宗上《六事疏》,疏中詳盡條陳六事,勸諫武宗一要“崇正學” ,不要盤游無度,流連忘返,必須凝神定慮,以涵養氣質,薰陶德性,從而做到圣學惟新,圣政日舉;二要“通言路”,讓忠言日進,聰明日廣,使亂臣賊子也有所畏懼而不敢放肆狂為;三要“正名號” ,削去自署的“威武大將軍” 、“太師” 、“鎮國公”等不尊朝廷、不正體統、不分上下的諸名號,以正視聽;四要“戒游幸”,下詔罪己,放棄南巡,發帑賑濟饑民,撤宣府行宮,解散邊軍使歸率伍,糾正以往的謬舉,以收回失去的民心;五要“去小人” ,尤其要把外挾邊卒、內擁兵權、被天下人所切齒唾罵的江彬明正典刑,以謝天下;六要“建儲貳”,于宗室中遴擇親賢一人,養在宮中,以示四海之望,他日誕生皇子,使繼體有人,宗社有托。

      此疏內容正是當時許多朝臣想說又不敢說的話,一時“海內爭傳誦之” 。車駕員外郎陸震本來也已草疏準備進諫,當他見到黃鞏奏疏之稿后,深為黃鞏激昂的文辭所折服,感嘆不已,便毀棄已擬草稿,在黃鞏的奏疏上署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呈送上去。

      據《明通鑒》卷四十八記載,翰林院修撰舒芬和庶吉士蔣應軫、江暉、王廷棟、馬汝驥、曹嘉等也上疏諫阻。改日,吏部員外郎夏良勝,禮部主事萬潮、太常博士陳九川又連疏奏諫,跟著吏部郎中張衍瑞等14人,刑部郎中陸俸等53人繼之,禮部郎中姜龍等16人,兵部郎中孫鳳等16人又繼之。太醫徐鏊也從養生角度具疏,說“養身之道猶置燭然,室閉之則堅,風之則淚”,勸武宗“就密室之安,違暴風之禍” 。諸疏既上,武宗與江彬大怒,于3月20日下令將黃鞏、陸震、夏良勝、萬潮、陳九川、徐鏊等6人逮下詔獄,舒芬、張衍瑞等107人在午門外罰跪五日。

      其時,正直朝臣又連疏進諫,極言江彬怙權滋事、黃鞏等無罪。武宗更怒,22日,又逮大理寺正周敘等10人;轉天繼逮行人司副余廷瓚等20人以及工部主事林大輅、何遵、蔣山卿等3人下詔獄。接著,又令周敘、余廷瓚、林大輅與黃鞏等6人俱跪闕下五日,并加梏拳,到晚上仍系獄中。諸人晨出暮入,累累如重囚,道路行人觀者,無不嘆息泣下。25日,舒芬等107人五天跪完之后,武宗下令杖午門,人各三十。江彬怒諸臣斥其罪惡,打得特狠,呼號聲響徹禁入掖。舒芬傷勢最重,被抬回翰林院,掌院者畏得罪不敢收留。4月15日,又打下獄的黃鞏等6人和周敘等3人,每人杖五十;其余聯名具疏的30人,各杖四十。另外,姚繼巖等22人也同時被杖。總共20余天中,先后兩次廷杖,被打的共168人,當場打死的15人。幸而未死的,下場也很悲慘,或斥為民,或謫戍瘴方,或降級與降級外補。

      陸震受杖后,因傷勢過重死去;黃鞏身體虛弱,眾人都以為他受刑必死,但卻死里逃生。歸鄉途中,奸臣江彬仍不肯放過他,派人沿途行剌,幸虧有朋友保護才得以脫身,總算撿回一條性命。對于這次差點喪命的為民上疏行為,黃鞏并沒有后悔,因為他早已料到可能會有殺身之禍,故做好“不成功便成仁”的心里準備。他不僅“收拾遺文” ,而且“為書別知友,托以后事” ,其赤膽忠心,天地可鑒。

      黃鞏還歸故里消息傳出后,黃巷的父老鄉親們都扶老攜幼來到村口迎接,親朋好友也絡繹不絕登門拜訪,有的還挑來食品為他洗塵(莆俗“脫草鞋”)。黃鞏為官10余年,一身正氣,兩袖清風。在京城時是“京塵荏苒長為客,家具尋常半是書” ;歸鄉時還是“舊游漸少還尋伴,家具無多只載書”。為此,他沒有任何的禮物來回贈親戚故交。尷尬之余,黃鞏從木箱中取出血紙作為回贈品,而這些血紙是他被廷杖后用來擦干傷口的,因不忍丟棄而收拾放在箱子里帶回。對于這種特殊饋贈,人們把它作為珍貴之物加以保存,并教育后人。

      罷官歸鄉后的黃鞏,雖然疾病纏身,但他還是“手不釋卷” ,閉門著述。他把立身行道、清操忠節看得高于一切,嘗言:“人生仕宦至公卿大都三四十年,惟立身行道可以千載。”始終保持著高風亮節。

      正德十六年(1521)3月,武宗病危,乃“遺詔召興獻王長子嗣位。罷威武團營,遣還各邊軍,革京城內外皇店,放豹房番僧及教坊司樂人。戊辰,頒遺詔于天下,釋系囚,還四方所獻婦女,停不急工役,收宣府行宮金寶還內庫。庚午,執江彬等下獄”。這位年僅31歲的荒唐皇帝在臨終之前總算有所醒悟,做了些悔過的事情。

      世宗即位,改元嘉靖。黃鞏被新皇帝召入朝中任南京大理寺丞。他不改當年耿直秉性,又進千言奏疏,請圣上稽古正學,敬天勤民,取則堯舜,保全君子,辨別小人。他對新君抱有強烈希望。遺憾的是,正當黃鞏想重新施展報國才能之時,卻舊病復發,卒于任上,年四十三。

      黃鞏去世后,“一時縉紳,罔弗悼痛” ,“行人張岳訟其直節,贈大理寺少卿,賜祭葬” 。在他墓道兩旁立的石馬、石羊和石虎等文物,至今還收藏在涵江黃氏宗祠中。“天啟初,追謚忠裕”,故后人尊他為“黃少卿” 、“黃忠裕公” 。明末,福建巡按聶豹至莆田時,把涵江卓坡村上生寺旁的立誠書院改為黃鞏祠(崇忠祠),春秋祀祭。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QQ:935877638

    廣告熱線:0594-2288370    13015960168

    2019年香港六合彩 火龙果计划软件官网手机版 超牛计划软件手机版 新疆时时开奖码 pk10计划专家在线计划 时时彩走势图 地下赌博怎么压稳赚 扶贫软件下载 北京pk10怎么赚钱 时时彩平台排名 快三稳赚技巧方法